向北飞的小燕子

挂的链接请私我,带上要看的文名
ALL铁/沉迷产粮/hail RDJ /
佛系追星/拒绝KY/
all铁群门牌号:689560188问题
答案:[绯色王冠]
微博:燕子希望每个宇宙的Tony都好好的/同吃:all杰(加勒比)/all银时/allhp/all天明/all智/青海/天东/all邪/all小兔/all新/all天宇/all琉(其实基本吃的我都产过只不过大部分没发在lof……但是还是很期待遇到同好)
欢迎来玩

【兔银】生日蛋糕(生贺/渣短/一发完)

#看到某兔银漫图后的产物,感觉兔叔好温柔啊……而且根据这俩养兔子的经验应该可以谈得来?
#occ都是燕子的锅,即兴产物,不知所云
#提前的生贺,到时候要考试怕是没空发……

*
万事屋的早餐通常是志村新八的劳动成果,偶尔坂田银时也会下厨——尽管那个偶尔的几路大概是一月有个一两次就算多的了。

生日似乎给了银发天然卷更好的赖床理由,昨天不知道从哪个小酒馆喝醉醺醺的一头趴倒在门口,还是定春给帮忙"挪"到床铺上的坂田银时揉了揉自己的一头卷毛,一边念叨着"都过生日了就让阿银休息一下不要再响了"一手拍在了Just we闹钟上。

客厅里正在打扫卫生的志村新八听了之后无奈地笑了笑,刚刚做完一份委托房租水电费什么的也付清了——甚至还给自己和神乐发了工资,嘛反正没有委托上门,过生日的时候就让银桑好好休息一下好了。抱着这样想法由着两个人睡的昏天暗地的志村新八甚至还盘算着——要不等下拉着小神乐去给银桑买个蛋糕——这种问题,却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阿伏兔先生?"

眼睛少年的声音里戴着显而易见的诧异,而这份诧异在看到对方手里的蛋糕盒之后更加明显——"诶?居然是来找银桑的吗?"

*
"阿啦阿啦,我好不容易和团长请了假居然又要给你当老妈子吗?" 黑衣金发的副团长睁着快和万事屋主人同款的死鱼眼蹲下身看着明显赖床ing的某位银发武士,"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喂喂谁让你给银桑当老妈子了银桑自己还是带着两个娃的单亲妈妈呢!" 坂田银时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和服朝身上套一边吐槽道,还不忘记顺手摘了对方披风上的一根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自己的大叔没资格这样说我!"

"啊不是你们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 志村新八看着和室内仿佛老夫老妻的氛围几近崩溃。"是在我和小神乐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吧?!"

*

其实说起来他们俩一个是地球的万事屋但那一个是宇宙的海贼团副团长不应该有啥交集的,如果没有某个日常挂念着要和地球武士打架的海贼王的话——自从银时打败了星海坊主都没能解决掉的虚之后某个呆毛小鬼对武士先生的执念愈发深重,得空就跑来地球找银时打架——虽然多数情况下会和自家妹妹先打起来,但是万事屋三人组又不会时时刻刻在一起——而为了防止虽然恢复能力比起其他地球人确实不俗但是还是比不上夜兔的武士先生死掉,神威还是会安排人照顾一下某白毛——肯定不是他自己——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整天忙于给团长收拾烂摊子的阿伏兔身上,一来二去反倒是这两人熟络了起来。

*
"噫这么说混//蛋哥哥变成红娘了阿鲁?" 刚起床的神乐妹子一边把某些不明物体弹飞一边,"果然是肮脏的大人阿鲁!"

坂田银时本人对目前这个不知为何仿佛变成带着***见家长遭遇三堂会审的局面颇有些无奈,看了眼平静的不行的阿伏兔不禁默默腹诽神威那娃究竟究竟多熊能把自己副团长(保姆)变成这个样子——啊说起来同样是夜兔他家小神乐可比某个暴力狂海贼王好养活多了。

不知不觉已经神游到"养兔子" 经验交流去的阿银回过神来的时候经由各种帮自家团长收拾残局得到锻炼的副团长先生已经莫名和孩子们交涉好并且准备切蛋糕了——"等等这是阿银我的生日蛋糕!"

*
嘛还是很可靠的吗……就这样下去也还不错……by:正在吃蛋糕的银发天然卷

——————END——————

【灭霸铁】TBC

肉渣(假的别信)。燕子大概会被塞锅子里炖掉系列,顶锅盖飞走

传送门评论一楼

all银存梗求认领

攻略游戏设定

大致就是银时为了攻略松阳把其他人都攻略了一遍结果系统bug第n周目记忆没有被刷新

(为了让玩家尝试到更多剧情线设置了攻略门槛,既如果想攻略某个高人气角色要先攻略其相关角色,比如想攻略土方要至少达成真选组人员至少三人的NE及以上,当然要是能全达成BE也可以,而作为本篇最大Boss的松阳则是要求人气排行榜前20名的角色中至少12个达成结局NE及以上,松下私塾的弟子更是要求全HE通过——顺便一提攻略虚的要求是全BE,总而言之在甚至对自家眼镜和小神乐都下过手并且成功通关了自家小师妹和大师兄的剧情后银时终于可以走松阳线了。结果感觉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

个人预设的结局是阿银游戏失败怒摔游戏机的时候松阳过来揉了揉银时的头,看着笑眯眯的老师突然领悟游戏玩不成又怎么样反正老师在自己身边

【所以松银一开始就是现实中的恋人设】

所以……有看上的吗求领走……

【看上去有点像我的另一个叉男向all铁主查铁存梗不是错觉,就是觉得这种剧情很有趣】

【燕子真的没弃坑没弃坑没弃坑】

还有一些有意思的小细节,银时第一次打开游戏时发现定春也是可攻略角色忍不住吐槽“阿银我就那么饥//渴吗连自家的狗都不放过!”之类的

在丢失电影票根后没想到是氪金拯救了我😂😂 @十二块腹肌的烧酒 请太太验收
(以及这次我居然根据氪金记录从微信公众号的消息里推导出自己以前在哪个区并成功找回了账号……真的是太谢谢太太了😂看着屏幕上的攘夷高杉超开心)

嗷嗷嗷感谢孤光残影太太!!
钢铁喵啊钢铁喵!(*/ω\*)另太太的字敲好看!!!
爱您❤❤❤
@孤光残影

【铁人中心】萌世界—3

食用说明:
铁人中心甜宠向,傻白甜occ预警
没啥主cp线,作者的宠罐产物
不黑不撕,对tag有意见尽管提,有任何不满立刻删
霍铁按漫画养父子设定,霍华德健在
AI们有实体
带银护正联神四叉男玩,主要目的把某妮宠上天
正文无车,有啥想吃的番外见,作者酌情加(还有另一篇多肉的长篇大坑等着……肾虚肾虚……)
以上都接受良好的话,祝食用愉快!

棕发棕眸的小胡子总裁俯下身,一寸一寸的贴近了Latveria的君主,在对方的眼角落了个轻盈到犹如蝴蝶蹁跹于花蕊的吻。

“Vic.”Tony轻轻叹了口气,注视着Doom蓝色的眸子,语气极其恳切而惋惜的道:“如果对手不是reed的话,我是不会放弃的。”

镁光灯疯狂的闪烁着,不用细看Tony就知道周围的记者们有多兴奋,他在众人视线的死角处冲Bruce眨了眨眼,慢慢的踱回对方身边,还顺手端了个甜甜圈回来好整以暇的看着doom面对一众记者的围攻。

“你啊……”Bruce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看着打破了今晚酒会上“除了Bruce Wayne没人能和Tony Stark说超过五句话”记录的doom,难得有些哭笑不得。

果不其然第二天关于毁灭博士和神奇先生的各种新闻头条便铺天盖地的砸下来,被新女友好奇的打听这件事的霹雳火接过女友递过来的报纸看了没三句话差点手一抖把可怜的再生纸燃的连灰都不剩,随后立即转手买了各种版本好几份塞在了reed的实验室各处。至于被Susan和Ben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Reed Richards”和“原来我们神奇四侠这些年无数次阻止毁灭博士行动的真相是你和doom的相爱相杀”眼神围观了许久的Reed在得知真相后果断拨通了曼哈顿到纽约的视频电话——却在看到对面笑得前仰后合的小胡子富豪后重现了哭笑不得脸则是后话了。

蓝色的临界能量区域瞬间将蓝眼睛的来客笼罩其中,doom看向转身面向自己的人,对身边的蓝色屏障视若无物,“stark的待客之道?”

“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在曼哈顿?”Tony挑眉,意有所指的在某个地名上加了重音。

然而他对面的人只是笑,一个温和而了然,仿佛带着不宣之于口却肯定你会知道的微笑在那张俊脸上浮现出来——Tony突然有了吞咽的欲望,然后他竭力制止了这个,伸手端了一边已经冷掉的咖啡灌了一大口——却仍感觉喉咙干涩像火烧一样,然后他伸出手去准备把剩余的全部灌进喉管,却被人握住了手,是doom。

“emm……”Tony因为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有一瞬的惊讶,杯子险些从手中滑落,doom接住了它——没有洒出半点咖啡——用那只此刻没有握住Tony手腕的手,然后红色的光芒明灭了一瞬,属于咖啡的浓香便漫了上来。

doom将咖啡杯送回Tony手中,科学家的手指感知到杯壁的温热,知道剩余的半杯咖啡已经被重新加热,本就大而明亮的棕眸又瞪大了几分,倒映出doom温和如旧的面容。

“我知道你不喜欢魔法,一个瞬时加热装置。”Doom抬手展现了一下手腕处的小装置,“冷掉的咖啡会很酸,虽然你可能不太在意这个,但是加热回刚出炉的温度可以找回美味。”他又靠近了Tony几分,几乎要贴着小胡子总裁的耳边吐出剩下的句子,“Stark总是值得更好的不是吗?”

唇齿开合间的温热气息尽数喷洒在耳垂,暖红色从耳根到脖颈,一直蔓延到Tony的工装背心深处。

“Vic!”

Doom的脸上仍是那种温和而了然的笑,他淡定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默默欣赏了两眼面前之人因自己脸红炸毛的模样——活像一只拱起背来挥舞着自己的爪子来威胁眼前人的大眼猫咪。然后在绿光的包裹下消失在Tony面前,只留下一个灰色的金属球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Tony无奈的扶了扶额头,dummy转动着小爪子滑过来把灰色的金属球递到他面前,Tony接过来在手上摆弄了几下,一个投影便出现在他面前。Tony Stark aka iron man的表情伴随着投影的播放越来越严肃,等到投影最终放完后明灭了一下消失在空气里,钢铁侠先生面色凝重的调出通讯界面,一则则语音讯息被转换成代码顺着stark的卫星发送到世界各地。等把事情都交待完了Tony刚刚拍了拍dummy的小爪子认真思考了一下专程去Latveria给某位才被自己坑了一下就接着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的人道个谢,然后就翻到了灰色金属球背面的一行小字:

如果要道谢的话就来Latveria做我的王妃吧

落款:Victor von Doom

“……”

Friday只看到刚刚接管大厦的监控系统的兄长眸色一沉,脚步又快了几分直冲自家boss的实验室而去。

好奇的看了一眼监控录像的Friday一边把目的地更改为pepper小姐的办公室一边默默的稳定了自己在监控系统的数据流,嗯,有点小期待呢。

—————TBC—————


1500fo点梗

小伙伴们好久不见……燕子知道我的首页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了(低头),但是可能是比较久没动笔了有点丢失手感,正好突破1500fo,所以决定开个点梗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emm……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坑多),这次点梗会选择带梗且梗戳到我的来写,所以拜托大家不要只给个cp啦,不过只要你给的梗能戳到我,多冷的cp都可以~

(备注:仅限铁受/船长受/hp相关)

铁受和船长受直接发在lof

hp相关会以另一个长篇allhp文的番外的形式发在晋江

PS:双妮燕子站铁受……燕子还是觉得船长比铁罐儿攻一点……

PPS:lof吃天东的好像特别少……如果真的有幸遇到同好,您只要给梗我就写啊qaq……(当然除了唐谢外其他的东哥受向燕子我也都可以写,不是不吃唐谢,但是唐谢粮挺多的我就不凑热闹了……嗯……这个会同时更新在lof和贴吧)

【all杰】Gulf stream——3

#加勒比海盗同人
#作者除双妮外不产船长攻,不过此文大概没有铁罐儿的戏份,所以为纯船长受向
#occ都是我的锅

Part3

“你说小henry啊?”Jack顺着他的动作把视线转向了吧台处,“今天刚上船的,和荷兰人的船长和大副一个姓,就应该把他送到Will船上去,一船三个Turner正好凑一桌斗地主。”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买的是the Black Pearl的船票来着……”Jack的声音在Davy平静的注视中越来越小,“好吧好吧我之前下船的时候遇见过他一回,我哪知道他回头就跟我上了船,Captain Jack Sparrow人见人爱又不是我的错。”

Davy Jones看着面前虽然降低了音量但仍然嘚瑟的晃着手指把什么叫“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诠释的淋漓尽致的人,压着Jack的手腕把两人之间本就不足咫尺的距离拉到了只差一根头发丝。

“Jack sparrow——”

“啊?”

那双可可色的眼眸因惊疑而睁的更大,却堆叠着满满的无辜。

阴影处的人冷哼一声消失在墙角,Henry随口灌了自己一口调酒师递过来的东西却被酸的差点吐出来,低头就发现杯里放了五片柠檬,抬头是短发调酒师意味深长的笑。

“未成年不得饮酒哦~”

“我成年了!”Henry下意识地反驳道,“我上个月刚过完19岁生日!”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转过身去,却已经丢失了钢琴旁两人的踪迹,他急忙起身就想去找,袖口处传递来的力道把他订在了原地,回头便是调酒师精干的短发。

“别干涉Jack的任何决定。”对方沉声叮嘱了一句,转眼却又恢复了狭促调侃的微笑,冲henry眨了眨眼睛“需要柠檬水可以来找我哦,看在你年龄小的份上打个八折,不能再多了~”

“……”Henry伸手拿起杯子又灌了自己一大口,柠檬片随着水流一起涌进口腔,一合唇便满嘴都是被酸酸涩涩的味道。

调酒师双手不停,动作优美流畅的像在跳舞,有游客被吸引了过来,吧台渐渐被人群围绕,灯光洒下来为这方空间镀了层迷离的光晕。

“Jack sparrow——”

—————TBC———————
燕子正在考试周渡劫,暑假一堆事并打算all铁all船和hp一起更,可能会忙到脚打后脑勺……谢谢各位小伙伴的喜欢(づ ̄3 ̄)づ

【all杰】Gulf stream——2

#加勒比海盗同人
#作者除双妮外不产船长攻,不过此文大概没有铁罐儿的戏份,所以为纯船长受向
#occ都是我的锅

Part2

他注视船舵的眼神,温柔缱绻犹如情人。

搞定了文书工作的大副“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扬言下次他再提前偷跑把自己留给那群老头就叛乱把他踹下船自己当船长。Gibbs习以为常的叹了口气,拽起Henry就朝船长室外走,Henry不明就里的跟着他停在船长室门口,回头看着Jack笑嘻嘻的凑到自家大副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Barbossa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啃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青苹果,牙齿咬合的力道之大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把苹果当成了不让人省心的自家船长。

起航顺当的很,船头破开海面激起翻飞的浪花,白色的鸥鸟高亢嘹亮的鸣着,在蓝天碧海之间明亮的像孩子的呼唤。陆地被远远甩在后头,码头在视野里模糊淡化,渐渐成了一个小黑点儿,然后便被蓝色的水波吞没,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

有的人第一次在海上航行时会晕船,Henry甚至遇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像纸一般的女孩子摊靠在自家妈妈身上,年轻的妇人艰难的支撑着自家女儿,急出了一身汗,Henry连忙过去搀扶了一把帮她把人送回房间,在女孩吃了药睡去后在母亲的再三感谢中回到了甲板上。

一时兴起买票上船的他自然也没准备些什么防止晕船的预备品,但是在起航的那一瞬他感受到的只有回归与兴奋,连拂面的海风都带着的咸湿气息都那般熟悉——尽管这是他第一次出海,在陆地上生活了近二十年的青年在海上却宛若回到故乡,满心满眼的都是赤诚与热忱。

再见到Jack是在大厅,长发的船长正与钢琴师说着些什么,Henry发现Jack和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靠的极近,那双可可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人,呼吸时带出的热气仿佛能喷洒到对方的脸上。他就这么维持着稍一倾身便能彼此亲吻的距离笑的恣意张扬,其他人却见怪不怪一般没行半分注目礼,在Henry有些艰难的别过头把瞬间涌起的酸涩与嫉妒压回心底的时候正巧看见了靠在楼梯阴影里的大副先生,对方啃着仿佛永远吃不完的苹果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什么,顺着那角度望去便又见到了Jack飘飞的发尾。

感觉对方头顶有点绿绿的……心底浮现出这样一句话把Henry吓了一跳,他连忙又甩了甩脑袋把那分诡异的“同情”丢出去,同时丢出去的还有隐隐的同病相怜。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打听了那个钢琴师消息,酒保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远处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两个身影,“boy你最关心的不是他是谁而是他和Jack的关系吧。”短发的酒保小哥一边转着手里的瓶子一边说道,在得了Henry的名字后更是笑的几乎要把酒液洒出来——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他还是稳稳当当的接住了瓶子把它推回该呆着的地方,然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Henry的脸,“你有没有什么兄弟之类的?”他擦了擦没有半分水痕的柜台,“叫will或者bill那种?”

Henry懵了一下,对方提到的名字熟悉又陌生,他仔仔细细的回顾了下确实没有认识这样的人,又觉得这名字对自己重要的紧,仿佛上辈子一直和自己连在一起一样。

“……我……我应该认识吗?”Henry迟滞半晌期期艾艾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引得调酒师差点又报销一个玻璃杯——当然这个仍然是差点。

“得了吧boy.”调酒师晃了晃酒杯,“没点关系怎么一个两个都往jack身边凑,别告诉我上辈子是父子有基因遗传……”

一直只关注着面前的Jack仿佛周围一切都不存在的钢琴师朝这边抬起了脸。

—————TBC—————————

【all杰】Gulf stream——1

#加勒比海盗同人
#作者除双妮外不产船长攻,不过此文大概没有铁罐儿的戏份,所以为纯船长受向
#occ都是我的锅

Part1

“小子你的票呢?”

被催促声惊醒的henry连忙翻出自己塞在衬衫口袋的船票递过去,离船不久的老水手看了一眼票又看了一眼他的脸,低声嘀咕了些什么,手上动作不停,麻利的盖了章把票递回去,冲一旁的大船努努嘴,“你要上的船就是那个,去吧,旅途愉快。”

“啊,好。”

Henry还想向对方问点什么,但是负责检票的人已相当不耐烦的冲他摆了摆手,直直的喊了下一个,身后的人也把船票递了过去。他停了会,发觉那人却没半分再对他吐半个字的意图,只好作罢,背着包朝船去了。

等他上了船,老水手才盯着他的背景幽幽地叹了口气,“Turner,又一个Turner……”

另一边的Henry顺着票找到自己的房间把东西放下——其实也没啥,连学都是靠着助学贷款读的穷小子你指望随身带了多少东西——不过Henry还是把它们都摆放整齐了,又锁好了门,才迫不及待地回到甲板上,一双黑亮的眸子搜寻着那个身影——那个导致他头脑发热买了船票并准备把整个假期都搭在海上的“罪魁祸首”。

那个人扎了一堆发辫甚至还挂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璎珞,虽然衣服倒在身上裹的好好的,但是Henry总觉得自己见过那人不穿裤子的模样——他赶忙使劲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些画面丢出去——脚下却仍是很诚实的朝着那人去了。

“Jack?”

“Captain。”靠在船舵上的人冲自家忠心耿耿的水手长晃了晃兰花指,剥好的花生在半空中画了个弧落进嘴里。“Captain ,Gibbs.”

“好吧Captain,有人来了,看起来是来找你的。”

Gibbs朝不远处的Henry扬了扬下巴示意自家船长注意一下,“好像是上次那个学生。”

“Well,你找我有什么事吗boy?”半靠着舵把转过身来,Jack冲面前的henry挑了挑眉,因着对方眉宇间的那点熟悉感小小的拧了下额头,表面上仍是玩世不恭一般的笑着。

“呃……你好,我叫Henry ,Henry Turner.”Henry被他这一转身弄的猝不及防,卡壳似的停顿了一下后才补上一句自我介绍。

Jack看了眼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握住那只手的动作熟稔又顺畅。“ Captain Jack sparrow.”

—————TBC—————

所有铁受的坑都没弃,燕子没出圈…只不过最近被捅惨了跑到加勒比海泡一泡(又进了一个冷圈),我爱修罗场。